官员不想给直隶总督送钱 朋友说:他是恭亲王的岳父

  1856年冬天,一个叫张集馨的官员从河南布政使任上转任甘肃布政使。

  张集馨是1829年的进士,在官场浮浮沉沉20多年。如今,已经56岁高龄的他,依然没有混到巡抚级别的封疆大吏,所以很是失望。以前,张集馨几乎每次离京赴任,都会高高兴兴地在京城撒钱,到王公大臣府上送“别敬”,联络、增进感情。每次都会送出1万多两银子。但这次,张集馨毫无撒钱的心思,只是在文昌馆摆了几桌酒席,请了同乡、朋友吃饭。

  1565191120675709117.jpg

  张集馨离京赴任,必定经过河北保定。他的一个朋友文廉,任职保定知府。文廉告诉他,此行经过保定,一定要给驻守保定的直隶总督桂良送钱,意思意思,“此老非钱不可……兄何不略为尽意,只当挟优宿娼,做缠头费。”否则的话,张集馨经过保定时难免会受到桂良的刁难。

  桂良是什么来头?

  桂良是满洲正红旗人,为满族八大姓氏之一的瓜尔佳氏,家族势力极为强大。桂良官场顺风顺水,23岁时由贡生捐礼部主事,进入官场。此后一路升迁,历任河南巡抚、湖广总督、闽浙总督、云贵总督、兵部尚书兼正白旗汉军都统等职,官至东阁大学士、直隶总督。

  1565191120547519625.jpg

  张集馨是正儿八经的进士科班出身,进过翰林院,自命清高,他平素根本瞧不起桂良这种靠捐纳进入官场的官员。在他眼里,桂良“胸中蕴蓄如草芥,口中吐属如市井”,不值得结交。而且,张集馨与桂良还有一段过节。张集馨担任河南布政使时,因为秉公办事,遭到桂良弹劾,差点掉了乌纱帽。这样一来,张集馨更加不可能给桂良送钱了。

  文廉见此,坦白地告诉张集馨,桂良不是一般的官员,他是恭亲王奕D的岳父。桂良仗着恭亲王的权势,公开卖缺受贿,肆无忌惮。地方官员到任,必须先送钱。候补道员的价格是500两银子,哪怕部选人员也要送200—300两银子,方才敢上任,否则这官必定做不长久。朝廷高官都纷纷拜为门生,“每人俱以数千金为贽 ,始得相安”。

  1565191120714141911.png

  如果换了其他封疆大吏,敢这样做的话,必然遭到科道严词弹劾。但是,桂良身份不一样,哪怕劣迹斑斑,都无人敢弹劾他。这就使得桂良更加有恃无恐。

  听了这番话,张集馨改变了注意,赶紧准备了银子礼物,派人提前到直隶总督署,表达 “欲拜门下,执弟子礼”的意思。随后,送上了一批见面礼:“余馈送土宜八色,抬进内署,逐件检阅。收貂尾褂筒一件,大铁箱鼻烟二大捺,本色貂帽沿二副,衣料四套,平金佩件一大匣,共收五样,退回三样。门包小费,一概齐全,不敢稍有疏略。”

  1565191120617289576.jpg

  张集馨刻意迎合,送上厚礼,这才改善了与桂良的关系。结果,由于花钱太多,导致赴任甘肃布政使的路费都花了不少,不得不借了一笔钱,才得以走马上任。

  【参考资料:《道咸宦海见闻录》《清史稿》等】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