崇祯十四年的河南很危险,总督战死,唐王被杀,李自成再围开封

  崇祯十四年,河南灾难重重,饥荒遍地,兵灾连连,民不聊生。

  四月,崇祯皇帝任命丁启睿为兵部尚书、右佥都御史,接替刚刚死去的杨嗣昌的督师一职。丁启睿率领陕西官兵东出潼关,进入河南剿匪。

  此时,各路农民军的主力都在河南,李自成在洛阳、开封之间活动,张献忠与罗汝才在河南南部活动。

  李自成屯兵庐氏时,认识了当地一位贡生,名为牛金星,被李自成委任为弘文馆学士,成为李自成的重要谋士。牛金星又介绍李自成认识一位算命先生,名为宋献策,身高不满三尺。《流寇志》中说,宋献策提到一句谶语:“十八孩儿兑上座”,认为李自成命中贵为天子,这让李自成异常高兴,对他加以重用。

  t0139528be0428eee0d.jpg

  五月,崇祯皇帝从狱中放出原任兵部尚书傅宗龙,任命他为兵部右侍郎、陕西总督。

  七月,李自成与袁时中、罗汝才等人的队伍汇合,势力大张。袁时中是河南的土寇,部众多达二十万人,称为“小袁营”。罗汝才智谋出众,人们都称其为曹操。

  此时张献忠也在河南。早年间,张献忠在起义军中的地位要比李自成高,但是,经过杨嗣昌、左良玉的剿杀和打击,他的势力逐渐衰弱。到了崇祯十四年的九月,张献忠身边只剩下几百人,罗汝才居中引荐,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联合起来。

  《豫变纪略》中说,李自成知道张献忠难以控制,想趁此机会将其消灭,兼并他的队伍。罗汝才发现这个图谋,悄悄送给张献忠几百匹好马,放他逃走。

  九月,陕西总督傅宗龙和河南大将李国奇、贺人龙等人率领两万川陕大军,兵出潼关,与保定总督杨文岳汇合,随即在新蔡一带与李自成会战。

  {!-- PGC_COLUMN --}

  t01288c6e3a8dad160a.jpg

  官兵很快崩溃,各部奔逃。陕西总督傅宗龙和保定总督杨文岳一下子成了光杆司令,各自率领亲兵结营抵抗。杨文岳趁着夜色突围而去,最后只剩下傅宗龙,苦苦坚持十几天之后,食尽被俘,被斩杀在项城之下。

小蛇,“斩蛇誓师”,然后率军出潼关。

  李自成挥师西南,接连攻克南阳、邓州等十四城,唐王朱聿镆和延津王等多位郡王丧命,一时之间,农民军锐不可当。

  明朝廷投入大量的军力和物力,征剿陕西、河南等地的农民军,结果却是越剿越多,各地起义军呈燎原之势,其中原因值得深思。

  河内县知县王汉写过一份《请停关宁米豆书》,说到河朔一带连年饥荒,饥民相食的惨状:“强者食人,弱者为人食。始而强者为贼,继而弱者亦为贼。贼生如蝗蝻,随捕随起不可尽。”

  内地的灾情,其实与辽东的战争紧密相关,天灾与官府的盘剥相叠加,所以王汉疾呼:“饥民在内,强贼在外,河朔危机且十倍于关宁矣!”请求停止在本地征收粮豆,供应辽东。

  在文中,王汉说过一句:“民不知有死,岂复知有法度?”解释了为什么中原的匪患越剿越多,如同野火燎原,呈漫延之势。

  t017b3a7f45dc0da784.jpg

  官军大力围剿的效果不好,也和李自成、张献忠等人的灵活战术有很大关系。兵部尚书卢象升曾经总结农民军的战术特点:“贼行甚速,且无定向,穷力以追之,尚虞不及。”

  简单一句话,就是农民军快速机动的游击战,飘忽不定,让官军非常头痛。

  《豫变纪略》也总结围剿农民军失败的原因:“贼专而我贰,贼聚而我分,我兵有数而贼众无穷,贼不待饷而我不可残民以饱。”

  李自成在河南各地连连得手之后,又想起曾经在开封城下遭受的挫败,如今力量强盛,他要雪此旧恨,于是挥师北上,再围开封。

  第二次开封攻防战由此开始。

  于左 撰

达到当天最大量